Loading...

Aquiles Priester

唱片目录

关于艺人

  • 接下来的 1992 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关键最重要的一年。我加入了一个名为 Ecos do Silncio 的乐团[见图],乐团成员年纪都比我小很多,他们根本没认真对待这个乐团,只希望节庆日时能在学校演出,仅此而已。我呆在乐团的时间很少,对乐团也不是很上心,因为我加入乐团的唯一目的就是能督促自己练习。那一年我终于能在阿雷格里港 (Porto Alegre) 观看 Iron Maiden 乐队的音乐会,当时看着他们的演出,我完全被震惊,我感觉那就像是我自己的乐队,未来的景象似乎就在眼前。我必须坚持下去,不能放弃。第二天,我和我姐姐进行了一次长谈,希望她能资助我买一套新的进口架子鼓。经过痛苦的周旋,我终于在第二个月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进口架子鼓,不过有任务在身,那就是要重建一个翻唱乐队来还清我的债务。我将新建的乐队取名为 Hora H [见图][试听],我们开了很多场音乐会,在全南里奥格兰德州进行了巡演。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靠音乐赚钱,但是我的乐队只是翻唱,没有自己的音乐和歌曲,这让我很头疼。我开始琢磨加入新的乐队,不过乐队当时仍然待在 Hora H,后来我找到了至今仍十分敬重的乐队 Pistys Sophia[见图][试听]。这个乐队潜力很大,而且他们的演奏风格和乐手都比我有经验;该乐队的成员曾有来自前 Astaroth Local Band 乐队的 Ivan Zukauskas。当时我觉得有必要使用双踏板低音鼓。他们的乐感非常棒,几年后,乐队录制了 Hangar,收录在专辑《Inside your Soul》中,是《Legions》的改版(可以点击以上 Pystis Sophia 乐队的试听版试听,现在改名为《Savior》)。一切都非常顺利,MTV Brazil 对国家金属音乐青睐有加,当时整个场面都非常热烈,市场上蔓延着对新乐队、新希望的期盼。乐团当时面临众多期望,压力很大,后来就发生了著名的内部斗争,我是主要的攻击目标,因为我使用双踏板演奏的技术并不高,乐队成员都抱怨我跟不上,不适合乐团,很讽刺,不是吗?我离开了乐团,决定专攻打鼓,继续在各种翻唱乐团里演出,以此来赚些钱。就这样过了七年,我的水平终于配得上当年买的那套乐器了。21 岁时,我一头埋进了击鼓课,希望把丢失的时间都补回来。一开始,我跟随 Mimo Aires 学习,后来是 Thabba,最后又拜师 Kiko Freitas。我非常感激这三位大师。他们不但教我技巧,也教我如何达到专业水准。他们教会我如何应对市场,直到今天还让我受益匪浅。我每周有一节晚上的课,其他的晚间时间我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拼命练习架子鼓。还有一件事情对我帮助很大:我的老板出差时我可以一个人呆在办公室,因为我有点像办公室勤杂工或者宅男,所以我可以一整天在橡胶哑鼓上练习,另外晚上的大部分时间也都在练习。我每天大约要练习 12 到 14 个小时。两年后,我的打鼓技术进步了不少,不过丢了工作,经历了人生中最糟糕的 8 个月。我没有再去翻唱乐队,这样就能用更多的时间去学习,但市场方面并不乐观,当我需要资金收入的时候,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了,也没有工作。我又继续学了很多东西,因为我有整天的空闲时间,我必须充分利用这些时间。我拥有大把的时间,但却没有动力,因为我没有乐队,也没有收入。

Copyright © 2013 达达里奥贸易(上海)有限公司 沪ICP备13004682号 沪公网备31010402008043号 使用条款及条件 隐私声明